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bet360体育在线 > 散文文学 > 正文

  笔锋处,任由他年

  时间淹没过往,空予一纸红鸢,只身徘徊,流寂他年。

  琅台旧戏,唱腔嘶哑出一首路漂泊,收回放逐的心,重回故里,已无你看我时,幽怨的眼眸。解释多余与否,只能在局外苦恼。笨拙的笔,连不上记忆般曲曲折折,稍作停留,便洇无空席。然,我在许着花飞别离声的天荒里,随风随波,处处行,处处停,一路的长远,放天决意。

  也许,心底还在隐隐作祟,偷偷涌动着想念的暗潮,放弃不等于忘记,只是看待的眼神变得不同罢了。当时间褪去稚嫩的面颊,包裹的面具,强硬的心,都来的自然。看得人会发现流露的是真性情,甚至有些时候把自己都骗了过去,分不清这样做的真假,算来算去,把自己也绕了进去。人,都会幻想着以后的人生有多么多么缤纷绚丽,傻傻着笑,痴痴的等,明知道童话的世界永远不会出现在现实的生活,却还要执着着各自的执着。人就这样,选择怎样的路都无非想做个有故事的人。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bet360体育在线-bet360体育在线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.